美国教育界高收费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这回的消息相信大部分留学生早已有所耳闻,美国加州大学或将向非居民学生涨学费。目前已确定涨幅在2.6%,这一决定将使非居民学生的学费从28,992美元增加到29,754美元,意味着加州大学的留学生们将需多交762美元的学费。

这回的消息相信大部分留学生早已有所耳闻,美国加州大学或将向非居民学生涨学费。

 

目前已确定涨幅在2.6%,这一决定将使非居民学生的学费从28,992美元增加到29,754美元,意味着加州大学的留学生们将需多交762美元的学费。

 

 

尽管加州大学校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Janet Napolitano)对外声明:

 

“我们不会轻易寻求这种增长。”

 

却照旧在涨学费的决策上不留情面。

 

她表示,不通过增加将导致加州大学在其它地方削减用度以提供资金。因此建议校委员会实施2.6%的增长,相当于加州大学的额外收入2890万美元。

 

为了不影响加州大学其它地方的资金使用,所以不得不增加留学生的学费?

 

留学生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

 

 

面对留学生们的质疑,珍妮特校长表示:

 

对于加州大学的州外学生和国际学生,还有其他形式的经济援助

 

何况近年来也没有看到来自州外或国际学生的申请因为涨学费而减少。

 

但对于没有资格获取经济援助或因名额受限无法享用该福利的留学生而言呢?实施这一举措无疑会大大加重留学生肩上的经济负担。

 

而增收的学费将支持加州大学“扩大加州居民学生的入学机会,提高学位获得率,缩小学生成绩差距,并投资于教师”的目标。

 

根据加州大学董事会议程,增加非居民学生学费还将提供资源,帮助学生支付除学费和住宿费等食品以外的费用,并提高学生获得精神保健服务的机会。

 

加州大学官网2018-2019留学费用清单中显示,一名加州大学生每年的大学费用包括学费和其它费用,书籍和用品,医疗保险津贴,住房,交通。

 

(图片来源:加州大学官网,本州大学生一年费用)

 

 

州内居民费用共计需3万美元以上,而州外及国际学生共计需6万美元以上。整整翻一翻。

 

在这个数字基础上再看加收学费,对尚未有稳定收入的留学生而言,这些赤果果冷冰冰的数字显然是一个无底洞!

 

这次加州大学增长学费的决策将通过投票形式来表决,加州大学董事会中成员们各执一词。

 

赞成派的声音:

 

董事会主席George Kieffer表示:

 

“他支持这项决议,因为加州大学的首要任务是加州居民的教育和国家经济。

 

 

州外学生为大学的校园做出了贡献,但UC没有义务向非居民学生提供援助。 如果不调整通货膨胀,大学要保持多年的学费不变是站不住脚的。”

 

他将涨学费归结为平衡资源和各自所在的角色。

 

加州大学首席财务官Nathan Brostrom表示:

 

“加州大学的几个校区依靠非居民补充学费来支持校园计划,包括偿还校园债务和提供学生服务。

 

加州大学的学术努力的核心预算约为90亿美元,额外的资金将有利于大学建设。”

 

 

加州大学预算分析和规划部副主席David Alcocer表示:

 

“非居民家庭大多能够支付非居民学费和住宿费用,尽管其中一些学生有困难,但增加非居民补充学费不会产生负面影响。

 

过去非居民补充学费增加并未对毕业率或非居民学生的保留产生负面影响。”

 

所以,留学生们就该逆来顺受学费一年更比一年高喽?

 

 

反对派的声音:

 

董事会成员Hadi Makarechian表示:

 

“许多国际学生来自经济受灾地区。学费增加将限制不同国家人士进入加州大学,他将投票反对这项措施。

 

预计增加的学费收入2890万美元似乎不会对加州大学365亿美元总预算产生巨大影响。”

 

 

 

董事会成员Lark Park表示:

 

“她不希望富有的国际学生成为唯一能够进入加州大学的非居民学生。”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生Varsha Sarveshwar代表加利福尼亚大学学生协会发言表示:

 

“校长不应该批准非居民补充学费,因为它会阻止低收入的州外家庭将孩子送到加州大学。”

 

截止目前,加州大学官网显示2019至2020年的学费尚未确定,董事会预计将于2019年4月设定费用。

 

虽然加州大学珍妮特校长表示,对于非居民学生还有其他形式的经济援助。

 

但加州大学首席财务官Brostrom称,UC曾经能够为非居民学生提供经济援助,但在多年前根据州协议停止提供。

 

也就是说,加州大学如今不再为非居民学生提供经济援助

虽然这一说法还有待考证,但大多数留学生们只能自己承担所有的留学费用。

 

在加州大学中,有三分之二的非居民学生是国际学生。而据2016年统计,全美国际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

 

俄亥俄州立(OSU)和南加州大学(USC)曾经直接表示,中国留学生贡献的学费给公立大学州内学生提供了更多的教育机会。

 

留学生们本着学业而去,却被迫投入本地学生建设的队伍中。

 

面对越来越限制的入口,美国高校为什么学费如此之高?

 

主要原因是由于经济衰退,美国国内教育支出在减少。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预算与政策优先中心(Center onBudget andPolicy Priorities)的数据显示:

 

50个州里面只有3个州在增加公立教育支出,剩下的47个州都在减少。

 

更夸张的是,其中有17个州的支出减少超过20%。亚利桑那州(Arizona)全美首屈一指,减少幅度高达55%。

 

美国公立大学资金主要的来源是通过当地的州政府提供资金保持运转,也就是说用纳税人的税金;私立大学的运转主要依靠校友和企业的捐赠。

 

由于经济衰退,公立大学如今也开始效仿私立大学,搞起了筹钱捐款。

 

对美国众多公立大学而言,留学生们带来的无疑是一笔“救命钱”。尤其是比例居高的中国留学生。

 

据国际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Education)的数据显示,最依赖中国留学生的前十名大学里,除了南加州大学(USC),都是公立大学。

 

为了保证本地学生受教育以及学校建设,公立大学只能招收越来越多的州外学生。

 

加州大学无疑也包括其中。但这一现象引起本地居民的不满和抗议,称加州大学越来越多的州外学生损害了本地学生的权益。

 

并要求加州大学取消对非本州学生的经济援助,并在人数上设置上限。

 

加州大学则表示会努力维持州内学生录取名额的稳定性,并增10%的名额。

 

在这样无法“对外扩招”的形势下,似乎只有增长非居民学生学费来补足内需了。

 

面对愈加高昂的学费,不光是中国学生觉得贵,就连美国人自己也都觉得贵。

 

这样的高学费设置将限制低收入家庭子女入校,在一定程度上同类化学生。

 

名校今后会不会变成有钱人的天堂?

 

 

以哈佛大学为例。

 

想要进校除了申请者优异的在校成绩之外,还要参加被称为“美国高考”的SAT或者ACT考试。

 

并且哈佛大学还会组建40人的招生面试团队,从申请者的“学术”、“课外”、“体育”、“个性”和“综合”等五个方面审核。

 

但据《纽约时报》披露,正是由于这样的审核,一些主观的判断和“潜规则”左右了最终的结果。

 

 

例如,对于申请者来说,与SAT一样重要的,还有他们的家庭背景,经济条件,以及父母是否从哈佛大学毕业等要求,这些都纳入到哈佛的筛选系统中。

 

这也就是说,即使一个SAT考满分的人,大学预科课程的成绩无懈可击可能也得不到哈佛大学投递的橄榄枝。

 

反之,那些为学校捐款,政要子女和学校教职工子女都有极大的可能被录取。

 

这样的录取资格审核制,本身已经为“有钱人”开启了进入名校的绿色通道。

 

而涨学费更是在此基础上,对留学生们采取了同质化(有钱)的审核制。

 

这样的模式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留学生群体不是有钱人的代名词。

 

多少中低收入家庭,紧衣缩食送孩子出国只为换取子女一个光明的未来?

 

让越来越多的有钱人进名校,在人人寻求公平的突破口上设限,这显然不是大众所喜闻乐见的。

 

教育界的公平在何处?

这杆名校招生的天平还能倾斜多久?

欢迎大家抒发己见!

感谢您对远播VPEA的关注!

资料下载

顾问老师会在24小时内与您联系,

更多留学资料可与顾问老师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