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IEIC】探索中外教育的融合发展:如何利用优质教育资源共同创造更好的明天?

在10月26日的中外合作办学峰会圆桌论坛中,主持人康德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敏对众多大咖进行了访谈,共同分享了对于中外教育的融合发展的看法。

10月26日,由中国陶行知研究会、远播教育集团联合主办,远播教育研究院承办,中国教育学会指导举办,智课教育、菠萝在线支持举办的2019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在上海展览中心隆重开幕!

 

>>>对出国留学感兴趣,我要咨询!

 

为期两天的大会汇集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 · 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国内创新式教育的未来发展,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的交流、促进教育产业的深度合作。

 

在10月26日的中外合作办学峰会圆桌论坛中,主持人康德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敏对众多大咖进行了访谈,共同分享了对于中外教育的融合发展的看法。

 

Matt Wilkerson认为中国的孩子国外申请实习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拥有职业技能和专业能力很重要。

 

Dr.Peter Warsaw表示我们需要自己,需要有自信,才能做好自我管理,面临未来的挑战环境。

 

Gregory Kochanuk认为硬技能和软技能同样重要,要了解全球化、了解世界,才能更好地促进文化之间的交流。

 

李霄鹏认为对于孩子来说最关键的是,在出国之前做好准备提升自己的跨文化意识。

IEIC

 

首先,他们进行了自我介绍——

 

Paragon One CEO,Matt Wilkerson:大家好,我是Matt Wilkerson,Paragon One的CEO,我以前学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

 

我之前因为工作太繁忙,有一年我自己没有办法用电脑,那段时间我每天坐在实习生的背后给他们提供培训。同这份工作我也发现自己可以从事一些培训方面的工作,我就成立了Paragon One,这也是一个实习生的平台,就是为实习生提供服务。

 

云谷学校高中校长,Dr.Peter Warsaw:大家好,我是加拿大哥摩士谷教育局国际处处长,我在国际教育方面有一定的经验,很高兴来到这里。

 

加拿大哥摩士谷教育局国际处处长,Gregory Kochanuk:大家好,我是云谷学校高中校长,我在哈佛毕业,在那里工作了几年,之后进入了营运行业担任了很多年教育的构成,我也有在音乐系做一些工作。

 

我想试图尝试一下大规模的教育,我有机会在音乐学院承担领导工作。在这之后我又获得一个机会,建立了深圳的学校。过去的三年我都是在云谷学校。

 

前中国驻英国大使馆一等秘书,李霄鹏:大家好,我叫李霄鹏,我一开始是作为一个教育者,但是不同于刚才的几位,我在东南师范大学毕业,之后完成了硕士学位,在中国完成了学业。

 

在过去的几年,我在中国驻英大使馆工作,我主要有两个工作,第一个工作是去开发相应教育的合作项目,包括了护理、学校、高等教育都涉及到。

 

另外一份工作和职责就是去照顾在英国学习的中国学生,目前有超过二十万名这样的学生,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是今年三月份刚刚回国,现在工作也是在国际教育领域。

 

主持人 康德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敏

 

主持人:刚才嘉宾们都谈到了他们的技能以及能力,他们有提到对于未来世界的发展,现在有一些技能或者有一些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对于学生来说也是很关键的。我想请问几位,从您的角度来看,我们目前什么样的能力和技能您觉得是最为核心的?尤其是对于未来的技能发展。

 

Matt Wilkerson

 

Matt Wilkerson:有些职业技能职业性和专业能力,比如守时、积极回应、有责任以及沟通的方式,这些都很重要,我已经管理了很多的实习生,并不是很多的学生都有相应的技能。

 

第一步就是要通过实习有一些对于真实世界实验性的操作,这样才能了解。在此之后我们面对非常模糊的情况,我们并不是简单的试飞,而是不断持续推进,最终得到答案,不用担心和害怕。

 

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考试技能,以及十年之后我们需要的技能,这些都是根本性的。

 

Gregory Kochanuk

 

Gregory Kochanuk:我是加拿大的教育家,从加拿大的角度来说,我们喜欢看软技能和硬技能的区分。硬技能就是我们看到的科技创新、机器人、数学,这些硬技能是核心的。

 

在教育中我们也有一系列的软技能很重要,比如我们会看在文化间的能力,无论他们在哪里生活,他们学习不同的文化能力和语言的能力以及不同情况下相处的能力都很重要。也要有灵活性、韧性,这些都并不是最必要的,但是对于任何一个好的校园来说都是非常好的加成。

 

我们需要非常好的创新,我是在哥伦比亚工作,我们有一些新的课程都是关于理念,也就是如何能灵活的解决问题,如何能有创新的思考,让我们能跳出盒子想事情

 

Peter Warsaw

 

Peter Warsaw:首先是内在动机,另外是情感智能。我们要成为终生的学习者,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有学习动力。

 

另外就是情感智能,其实有很多的自我知识、自我管理,这样才能和其他人合作,同时我们也需要有一些韧性。我觉得我们需要自己,需要有自信,这样才能做好自我管理,面临未来的挑战环境。

    

李霄鹏:如果我们只是聚焦于中国的学生,我可以分享一些比较有趣的故事,我在中国大使馆工作的时候,平均我们会接到超过三千个案例,要求我们使领馆保护。但是不幸的是三分之二都是来自于在英国的中国学生,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让我们觉得压力很大。

 

我们想强调的技能,尤其是对于中国的学生来说,就是要有勇气去自我成长,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主持人:如果大多数其他人都是来自于本地的中国学校进行管理,有一些可能是学校的校长或者是高级管理层。他们是希望能够帮助你们开发学生的技能或者能力,在日常的教学、课程设置中有能力开发。

 

您有没有一些建议给到中国本土的教育从业者?根据您的经验或者您的视角来给一些建议。

 

Peter Warsaw:有一本书叫做《驱动力2.0》,其中谈到了三个情况,第一是自主性,第二是熟练掌握,第三是目的性。我们考虑到这三个不同的状况就可以开始开发自己的内在动力。

 

自主性是我们给到学生一个机会选择他们想学的课程是什么,我们将会追随学生的兴趣不断培育。我们要问问学生想做什么,听取他们的意见,看看他们的倾向,然后找到帮助他们的方式。

 

第二点是他们朝向一个他们能掌控的方向,我们觉得他们也能做到,这是值得的;第三点就是目的相关性很强,他们可以看到和他们自己的生活跟他们自己的生活世界观如何连接起来。

    

Gregory Kochanuk:也就是让学生自己进行选择,不管是好的选择还是坏的选择。我想为中国的校长提一些建议,我认为自主性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到学生自己的选择,让他们自己承担责任。

 

如果我们给孩子出国留学的机会,我们看一看全球的跨文化能力,如果让学生和教师有这样的机会,让他们能够看一看自己文化之外的情况,这是很好的,这是我对中国学生和老师的一个建议。

 

他们要了解全球化,要了解世界距离正在缩小,这是学习很好的方法,就是促进文化之间的交流。不仅让学生有这样的机会,而且还要让教师有这样的机会,促进学校和学校之间的交流。

 

比如找一些姐妹院校、兄弟院校等等,这样我希望能给我们未来二十年的教育带来一些进展,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Matt Wilkerson:从我的经历来讲,不管是从暑期的课后活动还是从其他方面来讲,那些课堂之外的东西让我获得了更多的动机。不管是规划我自己的职业生涯还是课外活动,这能刺激我们的想象力,让我们发现自己的喜好和憎恶,同时能够设定我们自己的目标。

 

我们也花了很多的时间和学生进行这方面的活动,促进文化之间的交流,例如帮助中国的学生在美国的公司申请实习职务,在高中毕业进行实习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线上实习还是线下实习还是模拟实习都非常重要。

 

这方面的经历越多越好,因为在未来他们可能不记得在课堂上学习了什么,这很难激发他们的想象力,这种经历是很难形成结构的。

    

主持人:我相信观众当中有一些也是学生的家长,从您的经历来看,能不能给学生家长提供一些建议?尤其是那些想把孩子送到过国外念书的家长。

    

李霄鹏:我自己也有一个女儿,我这次回国她也跟我一起回来了,她现在还小,还在上幼儿园。

 

回到中国作为一个中国家长,我现在压力更大了。因为中国家长的竞争非常强,所以压力很大,这对于我自己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我现在也在慢慢摸索如何学习成为一个好的中国家长,我给在座的中国家长一些建议,如果他们想把孩子送到国外念书的话,我觉得当一个孩子想要出国念书的话,他总要经历一些语言考试、学术考试。

 

作为一个家长,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应该更关注孩子的软技能,如果你计划把孩子送到国外念书,或许你也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对于孩子来说,在真正出国之前,要做好准备提升自己的跨文化意识,这是非常关键的。

    

主持人:提问Peter Warsaw,您刚才提到云谷高中现在还没有成立,在您的规划当中,或者在您的构想当中,云谷高中会是什么样的?请具体描述介绍云谷高中的未来。

    

Peter Warsaw:云谷的宗旨是让每个孩子发挥出自己的优势和特长,培养快乐、具有生产力的下一代,同时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所在。

 

如果把孩子送到一个不合适的学校的话,这就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在中国,我们的宗旨是鼓舞学生、鼓励学生发展兴趣爱好,让他们培养兴趣爱好方面的才能,这是我们非常宽泛的概念。

    

主持人: Gregory,您刚才还谈到了创意教育,在您的规划当中,您有没有一些特别针对中国的项目?

    

Gregory Kochanuk:我觉得加拿大的教育都是一流的,原因就是我们不仅着重于考试。在我从事教育行业的二十多年里,当时省级的考试还不到十项,学生要参与大概十二项不同科目的考试。

 

现在已经缩减到了两项考试,而且对于大学的入学没有那么大的影响。我们需要一个衡量标准,一个衡量的工具来衡量教育系统的效率。

 

不是让学生参加考试,每天花10小时在学校里学习,而是让他们成为真正的社会贡献者,然后让他们获得丰富充足的成人生活,这对于某些人来说听起来有点可怕,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

    

主持人:您有没有一些策略对于中国市场的开发未来几年有没有具体的目标分享一下?

    

Matt Wilkerson:我们会有辅导和职业培训的平台,学生找到我们,他们能够有一个实习岗位,或者是能在未来工作。我的联合创始人和我自己都是有技术的背景,我们有一些技术能够解决问题。

 

如果我们能为雇主解决问题,我们可以帮助学生更容易地获得实习岗位,现在的瓶颈是并没有相应的经验和技能。

 

公司花时间要培训管理实习生,但其实被视为做了很多非常差的投资回报,我们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公司就不用花那么多的时间管理和培训实习生,他们可能只工作几个月的时间,回来之后这些实习生就可以全职工作。

 

最终我们打开这种基于项目的体验给到学生,在全世界会推广。

    

主持人:最后的问题提问李先生,您是从中国驻英大使馆回来,过去的几年跟中英政府之间有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帮助英国的教师在数学方面进行提升,您能不能介绍这个项目的背景?

 

李霄鹏:这个是中国的数学教师交换计划,其实是英国政府进行跟中方的合作,是第一个由英国政府投入的项目。

 

他们每年英国政府都会邀请80位左右的上海数学老师去到英国,把他们派到不同的英国学校,教授英国的学生数学,用中国的方式来教授。

 

原因是PISA的考试上海学生得分连续三年是全球第一,与此同时英国的学生排名就不是那么好看,具体的排名我不记得了。

 

这个项目非常有启发性,也是跨文化的交流,可以启发两国的教育者帮助学生提高。相比于中国学生来说,英国还是比较薄弱的,中国的教学方式是非常有效的。

 

主持人:感谢四位嘉宾,合作是我们永恒的主题,今天我们享受了一场精神的盛宴,和众多的大咖、专家和教育工作者一起探讨了中外合作如何利用优质教育资源共同创造更好的教育明天,感谢大家,感谢大会的主办方,我们期待明年再见。

 

>>>对出国留学感兴趣,我要咨询!

感谢您对远播VPEA的关注!

资料下载

顾问老师会在24小时内与您联系,

更多留学资料可与顾问老师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