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EA,让留学更快乐! 咨询报名热线: 400-089-8808 (中国) 001-604-2498732 (温哥华) 001-250-5908866 (维多利亚) 001-647-7973195 (多伦多)

中产阶级面对教育焦虑,该何去何从?

 

当放下焦虑,用心关注孩子本身,关注那些分数之外更重要的问题,就更可能区分,什么是符合时代发展的教育,或许是从以传授知识为主的教育,转向培养能力和品质为主的教育。 在众人抢占有限的国内优质教育资源的同时,中产阶级另辟蹊径——出国留学,以解决子女教育问题。


为了下一代的教育,焦虑中产阶级都做了哪些努力?


去年今天,魏先生一家东拼西凑,跟银行贷了款,在深圳百花区以10万元一平的价格买了套40平的学区房,这是深圳著名的校区,魏先生调侃着说,本来富足有余的生活,现在每天过得像欠了巨额高利贷,背负着每月占家庭收入40%多的贷款压力。


在北京的李小姐也同样是处境尴尬,一年前极力说服丈夫购买的学区房,除了掏空他们积攒了七八年的积蓄,连父母的存款也搭进去了,然而最后,女儿只是有机会进入到“水平还可以的小学”。


两年前,陈先生在上海闵行区买了一间比周边房价高出20%的学区房,但儿子只在公办小学里读了三年,就因为学校教育不适应孩子发展需要而选择逃离了。


为了让下一代继续保持着阶级优势,消除阶层不稳定的威胁,教育,看似成了中产阶级自救里的最佳方式,但也同样让他们陷入了囧境。他们加大对教育的投入,愿意为好的教育付出更高的价格,也愿意投入更多的时间为孩子寻找更有成效的个性化教育方式


然而,好的资源总是极其有限的,学区房就是很好的体现。学区房兼具着优质教育资源和城市重点房产的双重稀缺特征,是中产阶层突破多年来形成教育不均衡,实现教育自救的第一道关卡。拥有了学区房,就意味着挤进了优质教育的候车室,有了比普通人更优先的登车权。拥有的同时意味着付出,拥有更好的,也就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比如来自于经济的压力。   


作为一个宽泛的阶层描述,身处中间的人们总是显得焦虑而不安,更不用说这瞬息万变的社会,下一秒会让哪些人群陷入危机。这批中产阶级他们年轻时通过把握时机,努力工作,逐步实现自我阶层的提升。一方面,他们是受人羡慕的,在别人看来,他们拿着高昂的年薪,过着优质的生活,翻阅他们的朋友圈,就像在看一本时尚的生活周刊。


可另一面,他们却并没大家想的那么光鲜亮丽,净资产不够高、可支配收入不够多,日复一日地努力工作以满足高质量的生活追求。在优质教育的投资上,学区房仅是其中一个方向,从孩子出生开始,早教、英语培训、艺术培养、课外辅导已经360°无死角地充斥了孩子的生活学习日程。


但其实他们心里是清楚的,对孩子教育的期望与狭窄的教育理念和体系、固化的政策与管理以及匮乏的市场供给一再碰撞,可能会更加焦虑


公办学校虽然有着政府支持的资源,但为了照顾普遍学生,其自主空间很小,课程设置、教材选择、学时安排,都有明确的规定,无法个性化发展。


然而有些高门槛的民办学校,之所以受追捧,主要还是由于其升学方面的优势,也是应试教育的结果,它们也不可能完全摆脱整个大环境的影响。


课外培训机构的蓬勃发展也是借势于家长们对主流教育的焦虑,高分是最容易塑造的价值体现,往往这个时候,就容易把所有的培养聚焦在如何获取高分上。


事实上,很多中产阶级对于下一代教育的需求,绝不希望满足于升学方面,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曾经历经千军万马过独木舟的他们,在面临着复杂且瞬息万变的社会发展,开始思考着以高考为目标的应试教育,能否让他们的孩子建立经过审慎判断的道德观念和价值体系?有没有保护孩子的好奇心和自尊心?有没有激发孩子的潜力?能够让孩子创造性的解决问题?能否让孩子应对信息化时代的诸多挑战?


过去,名牌大学毕业生就意味着好的工作,但在未来,情况很可能并非如此。当学历不等于能力的时候,当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更多教育资源的时候,面对信息化时代对个人更高的要求,高学历也会被社会淘汰,中产也将不再意味着稳定,更别说中产阶级的下一代。



孩子的教育,还有哪些可能的途径?


当放下焦虑,用心关注孩子本身,关注那些分数之外更重要的问题,就更可能区分,什么是符合时代发展的教育,或许是从以传授知识为主的教育,转向培养能力和品质为主的教育。


在众人抢占有限的国内优质教育资源的同时,中产阶级另辟蹊径——出国留学,以解决子女教育问题。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总数超过54万人。而在留学年龄段上,高收入高学历家长们做出了与大众差别较大的选择。超过30%的家长认为应该在高中阶段就将孩子送出国读书,大学排在第二位,占比23.14%,初中以上占比13.7%排名第三。                                                                     


“这孩子16年去加拿大读高中的时候,当时表现得很不起眼。后来再见到他,着实让我惊讶了,比一年半前的他,成熟了很多,也很愿意主动表达自己的想法。”Julie老师跟我们分享了她在VPEA(专注北美留学一站式服务)服务的第100个学生的情况。“按照我们服务的跟进数据显示,85%的学生去了国外,都有不同程度的成长和提升,这表现在性格活跃度、表达能力、社交能力、创造能力和生活自主能力等方面。”

 

大部分的国际教育会鼓励孩子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个过程,孩子变得更加独立,更懂得如何与自己成长的生活环境相处,这是一种非常巨大而又微妙的变化。以北美教育为例,完成对一个公民的文明教育,不是说仅有知识教育,除此之外,北美国家还把生活教育、实践教育、思维教育、社交教育、人格教育、安全和健康教育等放在了和知识教育同等重要的位置上,在小学,甚至比知识教育更为重要。

 

国际教育无疑成为中产阶级解决子女教育矛盾的重要途径之一。部分发达国家,如加拿大,凭借其较高的留学性价比(费用投资低,教育回报高),获得了广大家长及孩子的青睐。卸下一间学区房的重担, 打破传统教育的框架束缚,或许,一片海角天涯的独自闯荡才是最宽广的成长平台。


关于北美留学任何疑问,欢迎点击此处咨询VPEA留学顾问,J将有专业的老师为您个性化定制留学方案。